相关文章

上海:公司保安盗窃379张正版软件标签被判两年半

芯片公司的保安章亦炜和他的两个朋友,趁夜潜入公司大楼,目标是电脑上一张张简称为COA的小标签。

原来,这些标签是正版软件证明标签,电脑系统重装,只要输入上面的序列号,就可以被微软公司识别为正版软件。3人两次用牙签刮下379张COA标签,不过还没来得及出手,警方已经找上门来。

近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盗窃罪对3名被告人分别判刑。据悉,这也是上海首例判决的盗窃正版软件标签案。监守自盗   公司保安领路偷标签

讯问笔录显示,3名被告人都来自江苏响水。章亦炜在上海打工,章书桦是他表弟,在苏州做点小生意,章良栋则是苏州一家电信器材公司的技术员。

2010年9月,章亦炜所在的物业公司安排他到浦东张江一家芯片公司工作,职责是负责办公室大门的开关,查看灯和门是否关掉,并负责保管员工物品。

2010年11月22日晚上,章亦炜与章书桦电话聊天,他想起表弟曾说过电脑机箱上的COA标签可以卖钱,于是提到自己在芯片公司做保安的事。章书桦顿时眼前一亮:利用章亦炜夜间值班的便利条件,偷几张COA标签不是易如反掌?

当晚,章书桦就从苏州赶到上海,在章亦炜带领下,两人一共窃得芯片公司DELL等品牌电脑机箱上COA标签189张。3天后,章书桦伙同以前的同事章良栋从苏州赶至上海,使用相同手法,窃得芯片公司DELL等品牌电脑机箱上的COA标签190张。

第二次作案后,芯片公司的物业值班人员发觉办公场所有人闯入。面对质疑,章亦炜很快交代了盗窃事实。物业公司随后报警,章亦炜被公安机关带走。2011年5月7日,章书桦在投案途中被江苏盐城警方抓获。2011年5月30日,章良栋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案情罕见   标签价值成争议焦点

章亦炜三人的行为属于盗窃,可是,COA标签是否属于刑法意义上的盗窃罪的盗窃对象,是否具有价值?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认为,微软公司提供的证明显示,本案盗窃的是COA标签中的预装版标签,主要价值体现在安装序列号上,除了证明是正版以外,使用序列号可以激活系统、装补丁、升级等,拥有标签等于获得微软公司正版的软件。根据标签上的序列号,就能从微软公司网上下载到正版软件,没有了标签就无法证明是合法正版用户的身份。因此,标签是有价值的,能够被人控制和利用,可以成为盗窃罪的犯罪对象。

那么,被盗的COA标签价值究竟该如何计算?3名被告人提出,COA标签只是微软的标识,操作系统已经装到电脑里面,它本身不能单独出售。标签的成本价大概10元左右,应该按照盗窃实物的金额为主。

公诉机关则认为,被盗的COA标签有340张有效。按照计算机公司销售未带COA标签的电脑与销售带COA标签的电脑之间的差价来计算,这些标签价值10.162万元,章亦炜、章书桦犯罪金额为10.162万元,章良栋盗窃COA标签就低认定为151张,价值4.492万元。察微析疑   法院一审定罪量刑

法院认为,由于预装版COA标签需要同电脑一同购买,不能分离,那么用户购买的预装版COA标签的价格,就是不带预装版COA标签的电脑和带预装版COA标签的电脑之间的差价。

对被害单位来说,COA标签一旦被窃,为证明自己的软件为正版,必须重新购买,获取新的序列号用于激活和验证。这样一来,购买价格将远高于预装版COA标签的价格。基于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上述差价认定对被告人最有利。

据此,法院认定章亦炜、章书桦的犯罪金额为10.162万元,章良栋犯罪金额为4.492万元。根据3名被告人的犯罪情节、认罪悔罪表现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法院最终以盗窃罪判处章亦炜有期徒刑两年6个月,罚金人民币3000元;判处章书桦有期徒刑3年,罚金人民币3000元,判处章良栋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罚金人民币1000元;扣押在案的赃物,发还被害单位。(文中被告人均为化名)

因为公司领导许诺的奖金没有兑现,江苏省南京市一软件公司工程师负气离职,之后又悄悄潜回公司将价值不菲的核心软件盗走,连同偷来的电脑CPU、硬盘等物一共卖了9000多元。被捕后,他说自己偷东西不为钱,只为“出口气”。

2012年10月17日,南京某软件公司报警称公司核心软件被盗,市场价值至少在几千万元。而且,对于软件公司来说,核心软件就像是人的心脏,这个损失就无法用金钱来估算了,简直堪称“毁灭性”打击。警方调查发现,该公司已经离职的软件工程师郑某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将郑某抓获后,他交代说,自己到公司偷东西不为钱,只为“出口气”。原来,案发前,公司领导找郑某谈话,说今年公司效益不好,郑某觉得,领导这是在变相裁员。之后郑某负气离职,后来又悄悄潜回公司将核心软件盗走,就是为出憋在自己心中的这口气。□说“法”    虚拟财产认定难题亟待解决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一些涉及互联网产品的盗窃犯罪也呈越来越多的趋势。从此前多发的盗取网络游戏装备、Q币等犯罪,到此次上海法院审理的盗窃软件标签案件,涉及互联网产品的盗窃在数量增多的情况下,盗窃物品的范围也在逐渐扩大。此类盗窃犯罪给案件查办和审理带来的一个突出问题是,虚拟财产的价值究竟该如何计算。

尽管在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了《关于办理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但对于虚拟财产该如何认定,理论界和实务界仍然存在争议。目前,在相关部门尚未对虚拟财产的界定、量化及管理作出规定的情况下,执法部门在办理此类案件时,对虚拟财产的认定更需仔细谨慎。